当前位置: 涵芬教育 > 自学考试 > 正文

我成了自学考试的监考老师

2019-01-06 18:56 17

我成了自学考试的监考老师

文/张青依  图/网络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对身旁的男同事说道。

“什么问题?”他一边收拾手中的试卷,一边问着我。

这一天,虽是周末,但我仍在学校工作,不过身份略有小小的不同,我成了一名监考老师,考试项目:自学考试。

第一场的考试刚刚结束,我正和另一名监考老师整理着试卷。

我手里拿着一块三合板材质的小木板,上面贴着4张A4大小的复写纸,纸上都是参加这次自学考试的考生姓名和照片。

我又对板上的照片望了又望,缓缓说道:“自古江浙出美女,看来这句话还真是对了,刚才对考生身份证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长得漂亮的,入眼的,基本都是浙江本地的,皮肤细腻,脸蛋线条流畅,尤其是五官搭配比例,异常合理!”

“哦,还有这一说!”他也凑了过来,想要探个究竟。

“你看,这个女孩,身份证地址显示非浙江人,他的颧骨就略高,给人以未完全进化之感,这个也是非浙江户籍,眼睛与嘴巴之间的距离太远了,比例不协调!”我指着照片,解释一番。

“有道理,有道理!”同事不住地点头。

“还有什么发现?”他又紧接着问了一句。

我歪头想了想,甩了一句,“慢慢来,这才第一场,一共四场,大戏总是在后头,一定还会有的。”

确实,我说对了,两天监考下来,这些参加自学考试的人,真让我发现了许多。

01

在一场考试开考之前,考生们陆续来到教室门口,在小木板上找着自己的姓名,准备入场考试。而我就守在教室门口,负责提醒考生手机关机,不要携带任何杂物,在名单上签字,方能入场。

一位上了年纪的男士来到了我管辖的教室门口,两鬓的头发已经花白,肚子也有着老年人般的发福,肢体的动作明显要比周围参加自学考试的人慢着几个节拍,如果他的胸前真吊着个牌子,我一定会以为他是跟我一样的监考老师,其实,他的真实身份,一名参加自学考生的普通考生。

门口,男士将身份证和准考证递给了我,定睛一看,我心里一阵哇噻,哇噻个不停,他的出身年份,赫然写着:1957年,今年他已经62岁,脑袋有点虚,我使劲拍了拍脑门,让自己保持清醒。他,真一个名副其实的高龄考生,我应该恭敬地称之为长者。

我举起金属探测仪在长者身两侧划了两道弯弧,没有异常,我对长者点头微笑,这一笑,里面包含着礼貌,还有尊敬,更有对他勇气的敬佩。

长者刚坐在位置上,居然像小学生一样举起了右手,“我这个桌子有些晃!”

他的言下之意,是想让我们监考老师想些办法。

“您稍等,我找些东西垫一下桌脚。”同事随后左顾右盼,想找点类似于废纸的东西,但一时间又没有找到。

“换张桌子吧!”考生里有人提议。

一个好主意。

同事立马搬了一张空桌子,几秒钟的时间,长者有了新的考试桌。

“上一场考试,我的椅子晃的厉害,整场考试,大家就听我的椅子响了,怪不好意思的!”又一个考生感慨着。

“我的椅子,好像?”长者又有了想换椅子的打算。

“可以!”同事同意了。

一张四脚平稳的椅子承载了长者的身体。

满意终于驻足在了他的脸上。

我立在门口,望着两米之外的长者,突然想起,自己二舅舅曾经发过的朋友圈,他也是一名教师,有一次做成人高考的监考老师,他的考场,来了一位考生,一位五十几岁的老阿姨。

舅舅好奇,就问了她考试的原因。

“儿子大了,要找媳妇了,我想学历高点,将来让亲家瞧得起!”她的回答就如她这个人一样朴素。

我不知道这位长者考试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想去探究,因为他的勇气和行动就已经是最好的回答。

02

“桌上的笔呢?”走廊里巡考的老师望着教室门口的签到桌,问道。

我往桌上一瞟,桌上只剩下了签到纸,其他什么都没有。

“是不是,有考生签好,顺手带了进去?”

“有可能!”

我转身进了教室,大声问道:“有没有人错拿了门口桌上的笔?”

没人反应。

“有人拿了门口桌上的笔吗?”我望着众考生,声音更大了些。

一个女考生突然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只跟之前桌上的签到笔一模一样的一支笔。

“这是我的笔,我,我刚才签完字,放桌上了。”她因为急于辩解,脸涨得都有些红,说话更是有些结巴。

我被她的举动也搞得有些手足无措,忙说道:“没事,没事,我只是问问,我不是说你,别放心上。”

之后,为了避免她的疑心,我一直努力地超她微笑着,希望她不要认为我是在误会她。

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整个人瘦削,但绝不漂亮,皮肤也不细腻,能感觉出是因为常年劳作的原因,导致她的皮肤粗糙,眼珠黑的透亮,很有灵活感,她好像对周遭事物异常敏感,生活地谨小慎微。

我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但之后的事情却证实了我的猜测。

我给考生一个个发着姓名条形码,正好背对着她,突然,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我吓了一大跳。

“老师,你看看,我这个怎么办?”她面色紧张,脸又涨红了,手指着自己试卷上抄写的考试承诺书。

原来,她抄写时,不小心,漏掉了一个书名号。

“怎么办?怎么办?”她如惊弓之鸟一般,又使劲地摇了摇我的胳膊,“是不是我不能考了,要零分吗?”

“哦,没关系,没关系,你在字与字的空隙处,加上这个书名号就可以了。”我故意让语气更肯定些,好让她相信我。

“吓死了,吓死了,我以为这次要完蛋了。”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真是个谨小慎微的女人!

为什么这样呢?什么造成她这样的呢?

我突然想起了她的身份证号码,非本地户籍,她是一个漂泊在异地的外乡人。

永远的独自一人,生活的重担只能挑在自己一个人的肩上,即使受了生活的伤,却没有所谓的家来靠,一切都要自己面对,唯有让自己谨小慎微,事事提防,方才感到起码的安全。突然耳边响起了咿咿呀呀的戏词来,“我如履着薄冰,我事事着提防……”

03

讲台上一个时钟,一直无声的滴滴答答,我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低头与它对视了。

“还有五分钟就可以交卷了。”我心里一阵窃喜,终于要解放了。虽然考试时间是两个半小时,但根据前几场的监考经验,一般情况下,允许交卷的时间一到,基本所有考生就立马上交试卷了。

可以交卷的时间到了,考生陆续开始交卷,完全符合我的预估。我一抬眼,刚好跟我一起监考的同事也望了过来,我俩相视一笑,两个小时的战役马上要见曙光,胜利就在前方。

但是五分钟后,我发现,原来是我想多了。

一名考试科目是《电子电工》的女生,屁股仿佛被胶水粘在了椅子上,丝毫没有要起身交卷的意思。

这是下午的一场自学考试,时间已临近五点,按照考试规定,教室前后的两扇门都最大程度的敞开,已是深秋,我不由地使劲缩了缩脖子,凉风努力地寻找我周身所有的缝隙,拼了命的往我身子里钻,我有些发抖了。

我故意站在考生身后的不远处,我怕她看到我不高兴的表情,虽然我想极力掩饰自己对她的厌烦,但并没有成功。

她年龄不大,顶多二十多岁,皮肤倒挺白嫩,胸部很引人侧目,因为大的有些与身体比例失调,感觉她应该刚有了宝宝,正在哺乳期。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腿都有些僵住了。

终于到了最后的交卷时间。

“老师,真不好思,让你们等了这么久!就为了我一个人!”交试卷时,她对我们一脸抱歉。

这下真的尴尬了,因为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我和同事面面相觑,一时有点不知如何是好。还好同事够机灵,马上说道:“不要这么说,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应该的。”

“你怎么考这个专业?这个专业有些难!”我又好奇了,因为自学考生,大多考生喜欢选择文科类,大多数人都认为文科类自学起来比较容易,我也不例外。而这个科目,也就她一个人报名考试。

“我是一中毕业的。”

一中?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因为一中是我们这里很好的一个高中,她怎么又会来考自学考试呢?

“我考上了大学,学的就是这个专业。”

“大学?你上过大学?那你现在怎么?”我更加疑惑了。

“我只读了一年半,然后,就,就退学了。”

一切无声中,我和同事尽力保持着对她的微笑,不想她尴尬。

她为什么会退学?为什么又来考这个专业?为什么?为什么?

我和同事回来的路上,讨论了个来来回回,就是没有任何结论,最后一句话总结:“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原以为这个考生的故事一切都在这里截止了。其实,并没有。

第二天的一场监考,我们与她又相遇了。

一回生,两回熟,她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高中考大学,她的分数并不理想,她爸爸希望她在浙江读大学,于是她去了一个杭州的大学,这样她交的学费就比较高,一年要交将近三万的学费,上了一年半后,家里实在供养不起,她只得退学。

最后,她微笑着,说道:“我一定要努力考出这个证书,不为别的,只为我自己。”

04

几天监考,一个小男生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今年就报名了两门学科,恰巧都是我和同事给他监考。

第二场考试结束,他异常兴奋,一个劲地冲我们微笑,对我们说道:“老师,你们记得我吗?上一场,也是你们给我监考。”

“记得,记得,缘分,缘分!”同事笑着说道。

“感觉怎么样?考试!”我问了一句。

“不知道啊,跟着同事一起试着报了名,能过就太好了!”

“同事?你们一起?”我又好奇了。

“嗯,老板鼓励我们报名,厂里还有一个图书室,空了就可以去那学习。考过一门,厂里还有奖金,两百块。”小伙子嘴一咧,白白的牙齿露了出来,呵呵地笑着。

“挺好!”

“是啊,就是自己太笨了,应该过不了。”

“不过也没关系,下次再来过,而且读书花的时间,总比打游戏,刷小视频强多了。”我同事也鼓励着他。

“我老板也这么说!呵呵!”他又憨憨地笑了。

监考虽只有两天,但遇到了实在太多平时见不到的各式各样的人。

早上考试入场时间是九点,因为负责监考的教师八点十分就要报到,我八点不到就来到了学校。

我看到了许多考生,他们已经在教学楼前等候,手里拿着各种颜色的复习资料,低着头,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努力与认真,黄叶不时地从身边飘飘落落,清风的掠过,女子的裙角或男子的衣摆也会轻轻摇摆,给人一种飘逸之感,此刻我眼前的这幅图画真是美丽。

有安然等待的,自有在考场楼道内焦急奔跑的,如果这个人是一个高跟鞋女郎,那就更有意思。考场本肃静之地,就听得她的“咚咚,咚咚”的高跟鞋声在整幢楼内有节奏地跳跃,自己的心不由得也随着清脆的咚咚声上上下下起伏,我突然有了想穿高跟鞋的冲动。

每一场考试之前,我都会手拿金属检测器,站在考场门口,对等待入场的考生进行一个贴身检测,以免他们携带违禁品入场。许多考生都会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双臂伸展,静止不动,等待我在他身体左右两侧画完两道平行线之后,再恢复生气,入场。

一个女孩就极有意思,她穿着一件像长裙一样的风衣,长长的下摆没过膝盖,腰间长带的扎紧,尽显她的腰身纤细,在脚上那双细高跟鞋的支撑下,仿若音乐盒上跳舞女孩。她站在了我的面前,左侧腰身向我轻轻一倾,我的金属探测仪赶上前去,也轻轻在她左腰间画了一道弯弯的弧线,正当我的检测仪要移向她的右侧腰部时,她居然轻盈地一个360度的旋转,还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她的左侧腰已经朝向了我。

我既惊讶,又开心地笑了。

我完全不认识她,连她的模样我都模糊,但就因为她的那轻盈一转,我认定她是一个开朗乐观之人。

就这样短短两天,原本以为枯燥乏味地度过,没想到遇到了如此多的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工作在社会的不同角落,从事着不同的工作,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今天,他们为了一个目标聚在了一起,考试结束的铃响之后,又彼此各奔东西,这些人今生可能我也只见这一面,但我想祝他们好运。

监考结束,我又走在了校园的柏油大道上,空气中弥漫着厚厚的桂花香,据说今年是晚桂,不管早或晚,花最终还是开了,而且我觉得今年的晚桂比之前的桂花更香,更浓郁。我们这个地方有一句俗语:晚到的和尚吃厚粥。这一刻,我感觉这句话送给这些努力的自学考生再恰当不过,只要勇敢去追求,终有一日,生活会予你以丰厚的回报。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涵芬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