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涵芬教育 > 知识 > 正文

知识付费这门生意,怎么就跌下神坛了?

2019-01-15 08:47 12

上上周,闲不住的小娟跑去参加了得到APP主理人何帆新书《变量》发布会。

临时搭起的LED大屏一直在循环播放罗胖的年终演讲——《时间的朋友》,音响震耳欲聋,场下座无虚席。

我前面坐着中信出版社的集团高管,一水的西装革履,精明干练;旁边是北大经济系在读的女研究生,因慕老师之名专程赶来,捧着书翻翻来覆去,双手在书封上轻轻摩挲;身后是提前到场的乌泱泱的人群,交头接耳,翘首以望。

时间是晚上7点。

门外是北京肃杀的冬天,夜色寒凉,冷风刺骨;门内是一场知识网红的粉丝盛宴,齐齐整整,好不热闹。

人与人的不同,有时候超出想象。

巴别塔不是语言的分野,而是认知的分层——有人把知识付费贬得一文不值,也有人视之如珠如宝。你能说哪一方错了吗?可语言是永远无法说服人的,人只能被自己的信仰说服。

对于罗胖和知识付费这门生意,小娟不想站队,我们还是一起来看看,牌友们的犀利见解吧——

有牌友从产品角度剖析了罗胖,认为他一个是幻象高手,成立的拜知识教让人欲罢不能;也有人从受众层面评价罗胖,认为他雅俗并包,两道通吃:

@吴建毓

如果内容是一个产品的话,靠产品赚钱是罗胖的商业模式,张小龙不以此赚钱,也无需太迎合受众的心理期待。 内容属性上,本人专业领域带点鸡汤和他人专业领域带鸡汤在说服力上有差别。 受众和营销角度,张小龙演讲是行业聚会,大众转发的多,真正不拉看完的少,从业者有收获就够,些许谬误无伤大雅;罗胖是全民狂欢的盛宴,吊足了胃口,年复一年地贩卖焦虑,伪造高高在上的神像,谈不上一地鸡毛,但是毁誉参半也很正常。 此外,掌握一定用户资源的媒体或者自媒体对二者的观感有差别,一定程度上引导了大众舆论走向。

@张韬

北京轻聪-联合创始人

@春季觉醒

这人有想法,能把自己见到的、经历过的东西,用完全不同的口风给他描述出来,同一件事可以被他包装为急公好义,也可以是一己之私——只要他想要,就可以解构得天衣无缝,让听众感觉像真的一样。 所以普通人会感觉,“这个人在中央台干过,见过大世面,微言大义,说话总能说到我心坎里。”如同高超的算命先生,所谓相术、道法,只是他的点缀,察言观色的能力才是核心。 所以知识阶层焦虑了:罗胖子这不是贩卖知识,是跳大神。

也有牌友从创业者的角度指出罗胖得天独厚的人脉优势,以及精于打造人设的套路手段,使得他的生意红红火火:

@罗超林

白海豚科技-CGO

看待罗振宇,得先明确我们以什么角度,来进行看待。这里,我想从创投角度来说说罗振宇。 文章的标题是“多面罗振宇”,对于多面一说,兼顾褒贬两意。既有其不专注的一面,也有其多面手的一面。如果,我们以时间轴的角度来看待罗振宇自大学毕业以来的简历,你会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 做过投资的朋友都知道,投资,尤其是早期投资,看的是人。罗振宇从开始创业逻辑思维(后来进阶到得到APP),其创业基因是很棒的。做过制片,央视的履历,让其自带光环的同时,深谙内容创业的精髓,身边圈内外人脉资源丰富。这样的创业者在市场上,属于稀缺资源,同等情况下做成事的几率会更高,走资本市场路子更顺。

@何殊我

文化领域-自由撰稿人

玩概念,造人设,然后圈钱,这个没什么多面的,就是他摸索几年以后玩熟了的。出风头的那几个,都跟他差不多,没出头的想学他不得,等着市场变格局吧。 宋江终其一生都要洗白自己,所做的努力、行为也无非如此,但也写满遗憾。

还有牌友从用户角度出发,虽然知识付费可能治标不治本,但积极向上的心态是值得鼓励和肯定的;其次罗胖的行为也是投用户所好,双方各取所需:

@张磊

新新知百略-总经理

说句真心话,其实我是相信的,无论什么样的工具或方法,都改变不了大多数人永远只能是普通人的现实。但不甘平凡,去做尝试的人,我是打心底尊重的。

@栾春晖

道哥论道-创始人

其实反复思量后发现,罗振宇其实是在自己知识付费这个本来小趋势的赛道中,硬生生想做出一个大趋势,最终的选择一定是尽其所能向现实低头,向“知识饥民”低头,用鸡汤浇灌更多只受得起的内容,让他们消费所谓的知识付费内容,即便是他们根本没有消化器官,又一个典型的,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尝试。 如果自己的用户都进步啦,或许就离开了得到,无法离开的那些是永远无法断奶的那群人,罗振宇到底选择小趋势到底还是硬上大趋势呢?   

成为异见者是一件危险的事,环境之中不肯顺势而为的人,总是遍体鳞伤,众声鄙夷之下,沉默的螺旋恐怕正在启动。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涵芬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