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涵芬教育 > 自学教程 > 正文

自学之路(五)捡树叶的小男孩

2018-10-21 09:29 19

读者留言:

猫头鹰JAKA

一个做了几十年的护工,在实际操作方面的知识不亚于一个刚入行的医护人员。每次在医生来之前,她告诉我这种情况怎么处理,每次都和小医生说的一模一样。她会操作很多机器,知道怎么根据患者情况判断是否危急,她CPR按过7个人,做过很多次人工呼吸,而且,因此救活过好几个病人。

So,有个AHA证又如何?学历高又如何?参加过N次安全无事故的保障又如何?遇到突发情况,你会实际操作么?!

陈勇

几个月前我从宜家买了一副搁物架要组装起来,那时候小崽子才2岁,很好奇的过来,于是我就让他们递东西,一起封卡扣,装完了2个小崽子高兴的直拍手

番外篇

那些没受过正规教育的伟人们

由于患病,爱迪生较晚才开始接受学校教育。他爱发问、爱动脑子的习惯,令学校老师大为恼火,并称他作对(addled)“臭蛋”。爱迪生的母亲南西知道后毅然地把儿子带回家,并用自己的方法辅导爱迪生,同时鼓励他读书和做实验,这使得爱迪生只接受过三个月的学校教育。

法拉第由于家境贫穷,他只好靠自学求取知识。14岁时,他为书本生产和销售商乔治·雷伯的书店中的免费打杂,负责收送报纸给客人看。由于老板雷伯很欣赏他的工作态度,就在1805年将法拉第提升为学徒,并且不收学费。7年学徒生涯中,他读过大量书籍,包括以撒华滋的“悟性的提升”,书中对于学习的原则与建议,法拉第一直遵行不辍。另外,他也从由珍·玛西女士所写的“化学闲聊”中得到很多启发。在这些大量的阅读之中,法拉第渐渐树立起对科学的兴趣,这其中,又以电学为甚。

莱特兄弟两人都读过高中,却都没能获得毕业文凭。其中威尔伯本已完成了高中四年的学业,可是莱特一家在1884年仓促地从他就读的里士满搬回了他们在70年代的老家代顿,让他与那张文凭失之交臂。

瓦特小时候因为身体较弱去学校的时间不多,主要的教育都是由母亲在家里进行。瓦特17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了,而父亲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瓦特到伦敦的一家仪表修理厂作了一年的徒工,然后回到苏格兰格拉斯哥打算开一家自己的修理店。1757年,格拉斯哥大学的教授提供给瓦特一个机会,让他在大学里开设了一间小修理店,这帮助瓦特走出了困境。其中的一位教授,物理学家与化学家约瑟夫·布莱克(Joseph Black)更是成了瓦特的朋友与导师。

本杰明·富兰克林是他父亲十七名子女中最小的儿子。他上学8至10岁,十二岁时在他兄长的出版社当学徒。十七岁时出走到费城,数月后到伦敦,在一家印刷厂内工作。后来在一名商人帮助下回到费城,成立了他自己的印刷公司。

林肯来自一个美国西部一个贫困的家庭,在伊利诺伊州自学成才成为律师。青年林肯所接受的正规教育仅限于来自于流动的老师教授的差不多一年左右的课程,此外他基本上自学成才。林肯热衷于阅读,时常寻觅村中的新书。他多次阅读《钦定版圣经》、伊索的《寓言》、班扬的《天路历程》、笛福的《鲁宾逊漂流记》以及富兰克林的《自传》

1861年梵高开始受教育,在学习语言包括法语、德语及英语,并且成绩不错。但在1868年3月中断学业,并在1869年7月在国际艺术品交易商公司见习。从事短暂的教职工作后,他成为传教士,向贫困的采矿工人传教。直到大约27岁时,梵高才开始了他的画家生涯;然而,在他生前的最后十年间,却创作了超过二千幅画,包括约900幅油画与1100幅素描。

本书出版前两年前,我尝试做一个城市农业小项目。每年秋天,随着公园里树叶纷纷飘落,环卫工人开始用大吹风机把落叶吹成堆然后车走。我呢,会趁着环卫工人运走树叶之前用垃圾桶囤些落叶到我家后院,每天把生活用水,比如洗脸、洗澡水,浇进去,等腐烂之后喂蚯蚓。

那年看落叶在地上积到一定量之后我就开始收集工作。每天一大早我带上耙子,用一辆小推车装上两只垃圾桶,歪歪扭扭地推进公园,用耙子把树叶耙成堆后装进垃圾桶,其间时不时跳进去踩踩实留出空间多装些。等装满后再推回我家马路边,从围墙上把树叶倒到进院子里,再到院子里把树叶扒拉到一起,拿重物压压实。

有天早上我划拉了十二堆叶子,眼瞅着天要下雨,我寻思着可能需要跑上个几趟,运四桶左右的样子,争取在叶子没被雨打湿前运回家(湿叶子重啊!)。当我回到公园时,看到四个小男孩(分别8,9,9,10岁,我也是后来问出来的),也在捡树叶,他们抱着树叶扔到一个纪念碑边上干枯的小池塘里。看见我后主动跑过来问我借垃圾桶,用桶装比用手抱着树叶快多了。我说这个想法不错也,不过待会儿要还给我,因为我需要用垃圾桶装落叶回家。孩子们问为啥这么做?我说要把树叶变成有营养的土壤。他们想了会儿,问我能不能把小推车也借过去。我说当然可以啦,等树叶装满了一起给我。他们圆满地完成了工作,把装满树叶的垃圾桶用小推车推回来,我再把树叶推回家。

第二次去公园,男孩们问可不可以把小池塘里的树叶也放一些到我垃圾桶里。我说地上的树叶足够多,不必动用他们的储备。但孩子们执意要这么做,我当然求之不得。就这样我负责耙拉叶子,孩子们负责把叶子往桶里装,边干活边不停问问题。我也时不时跳进桶里把叶子踩实后继续往里面装,看见垃圾桶这么能装,孩子们都惊呆了,他们又提出向我借耙子用了。哈哈!绝对来者不拒。这期间我告诉孩子们我在家养蚯蚓,孩子听得都着迷了。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往外抛:

“你养的是什么品种的蚯蚓?”

“一共有几条?”

“到哪里去找蚯蚓?”

“它们值多少钱?”

“他们吃啥?”

“怎么喂哒?”

“蚯蚓住哪里?”

“你为啥养蚯蚓?”

等所有垃圾桶装满并装车后,孩子们接着又主动提议要帮我运回去。真是谢天谢地!经过一番小小的讨论后,他们决定四人分工合作,两人在前面拉,同时把控方向;两人在后面推;一路上对我养的蚯蚓好奇得不得了,所以我决定秀给他们看看。我住的地方离公园几条街的距离,虽然他们父母关照过不能离开公园,不过我想既然住得不远,他们父母应该不会大惊小怪的吧?(没拐孩子的国度说这话真轻巧)。

把小车推到地方后,一个孩子问我能不能把他举起来看看我的院子是啥样子,我照做了。看到那么一大堆树叶堆在院子里,他们感觉好惊讶。没一会儿,他们或自己爬或请我托最后都上了墙,坐在墙上看我往院子里倒叶子,时不时帮我把粘粘在桶底的树叶捣捣松。这期间他们对我产生了好奇,问我从事什么工作?

我告诉他们我从事写作。

“什么样的书?“

“关于孩子和学校的书,等等等等。”

干完活进屋后,孩子们又起劲地帮我把垃圾桶扛到地下室,把小推车归位,这可是体力活,因为有几格台阶要上。接着他们一起来院子里看蚯蚓。我从叶子堆里找出一只给他们看。

“好恶心啊!滑溜溜的。”

不过恶心没持续太久,没过几秒他们都想抓一条在手里。我还找出来蚯蚓产的卵匣给他们看,有个孩子在上面发现一条刚出生的小蚯蚓,细若游丝。孩子们高兴坏了,继续七嘴八舌地问问题。不久他们开始问可不可以带一条回家自己养。我说没问题啊!给他们每人准备一条蚯蚓,放在叶子包好的泥土里,再用纸袋装好。

我们回公园的路上,孩子们还在问,“蚯蚓怎么生宝宝啊?”我告诉他们蚯蚓是雌雄同体,所以随便两个蚯蚓看对眼了就能交配产卵生宝宝。回到小池塘后因为还有工作要做,我只得跟孩子们依依惜别。

我喜欢那些聪明、友善、好奇、热情并乐于助人的孩子,跟他们一起做事,演示讲解回答问题,相信他们也不舍得离开我。我记得他们推着沉重的推车往我家的路上那会儿,一位孩子(对其他孩子而不是冲着我)说,“这实在太好玩了!”那种表情是装不出来的。他们一致同意帮大人干严肃的工作(还很神秘)比在公园玩堆树叶有趣多了。我希望他们以后还能跟我一起干活,或能有其他大人把他们的小成就当回事。我不希望他们几年后变成那些聚集在公园Boylston街大门,愤世嫉俗、无所事事的社会青年。

有一次我收到一位年轻人写来的信说:“我想从事跟孩子打交道的工作。”这类信件我经常收到,每次收到后都忍不住想回说:“你所谓的跟孩子打交道的工作无外乎是想去教导孩子,让他们听你话,照你说的做,听上去很美妙是吧?你觉得你是他们生命中的一盏明灯,更甚的是,你也不是很在意他们想要还是不想要你的教导。

你凭啥自我感觉这么好?觉得孩子特别需要你。如果你真心想跟孩子打交道,何不找件自己热爱并愿意为之奋斗的工作,然后想办法把它改造成适宜儿童参与,并且愿意跟你一起玩儿的事。(译者注:我想我现在的英语阅读课也是呢!我超喜欢我阅读或观看的东西,希望孩子们也能慢慢喜欢上跟我一起玩儿。我做英语方面的工作是因为我离不开英语)。

这里面有啥区别呢?区别大着呢。孩子们对我的工作感兴趣是因为那是我自己的事,对我有好处而不是“为了他们好!”(后面这话熟悉不?“全是为你好!”绑架过多少孩子?)。我没有为他们度身定做啥“项目”,期望他们对这个项目感兴趣并参与进来。我出门耙叶子不是为了有意让孩子看见我然后勾引过来。我从未主动要求过他们帮助。我做的一切就是允许他们过来帮忙,如果他们想的话。这个举动恰恰是我期望所有大人对孩子做的。

译者注:

到此为止,《自学之路》第十章翻译完成。从17年底,我开始在网络上从事乡村英语推广工作。在我的设计中,我们是不主动告诉孩子们看什么书,而是提供一套书库让孩子挑选。同时我们推出一个个独立项目,里面包括歌曲、电影、游戏,尽量做到全方位,多元化,同样是让孩子们自由选择。我们只有一个最终打分系统,达到一定分值就可升级。这是一个模仿游戏升级打怪的系统,强调的是主动性,越主动,从我们这个平台获益越多。

的确有孩子在这个平台上发光了,英语水平火箭般蹿升,成功挑战我的想象力。更令人可喜的是,他们疯狂爱上了英语。可是更多孩子还是沉默着,沉默背后原因可能多种多样,可是我还是在期待着你们能从打出第一个问题,寻求帮助开始。我们的教育生产了太多提线木偶(令人痛心的是,我还看到了作假行为),我不会去做另一根线,因为网络教学的空间距离客观存在,在数字平台上,这条线远远比不过孩子身边大人的控制力强烈。要提高英语水平,你必须自己想要提高并参与进来,你必须下决心做出行动让我看见你。只要你冒泡,你得到的帮助将是顶级的。孩子们,加油!!!

希望这篇文章也能给迷茫中的家长和老师送些亮光,黑暗中找路与白天相比,困难大得不是一点点。天亮了虽然路看得更清楚,但最终选择哪条?取决于你们自己。

前情链接

欢迎英语老师与乡村老师参与教研!

萤火虫英语是一个全力支持英语教师和乡村教师的公益项目。我们提供资料和方法,帮助老师们把快乐带进英语学习,开心又高效。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涵芬教育